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22

榕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

软件开发,网站建设

新闻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友情链接
  • 暂无链接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高中毕业的孟非凭什么成为江苏卫视“一哥”?
新闻中心
高中毕业的孟非凭什么成为江苏卫视“一哥”?
发布时间:2019-07-16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99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

孟非初中的时候成绩还不错,高中理科跟不上趟,成绩一落千丈。他的语文成绩可以考到全年段前3名,但是数理化三科加起来考不到100分。那时候一张数学卷子通常有6面,需要做一个多钟头,但孟非20分钟就可以交卷,因为他根本不会做。到了后来,考试时他甚至会问旁边的同学:“这是化学还是物理?”化学老师怀疑他智力有问题,有一次孟非他爸来学校,老师拐弯抹角地提醒他:孩子正在发育期,要加强营养,多吃点补脑的食品。。。

孟非高中早恋,那位女同学对他挺好的,她会把自己的卷子写完不填名字直接扔给孟非,然后把他的卷子拿过来默默再做一遍,不过后来还是被老师发现了。到了高三,孟非完全“自暴自弃”了,虽然他也想上进,但功课已经完全跟不上了。

除了功课,其他方面孟非表现倒是很突出,体育不错,短跑能拿个名次,学校的文艺演出,经常是他主持,还能创作个小品啥的,班上的板报也是他出的。他爸跟他说,读书你不行,没用的样样都行。

不出所料,1990年孟非高考落榜,混了几个月后,去上了南京师范大学英语专业的大专自考班,但只上了一个学期,在朋友怂恿之下,去了深圳。但是深圳没有想象中那么好混,最终他跟朋友找的是苦力活。那时在码头渔民卸下货后,会有一批扛大包的青年把货送到酒店、饭馆,孟非干的就是这种活儿,生意旺的时候一天可以赚几百块,但是这个活儿有一天没一天。

孟非父母都在江苏广电系统上班,他老爸还是个小领导,本来帮他安排一下工作并不难,但是老一辈知识分子爱面子,他爸是北广第一届毕业生,他认为,儿子要是个大学生那还好说,但高考落榜去求领导太丢人了。为此孟非有段时间还不太高兴。

不过他老爸终究还是出了一点力,像样的工作没法安排,把他弄去了《江苏广播电视报》印刷厂当临时工,如果干得好,有机会转正。结果进去干了一年,就闹出了印刷厂建厂以来最大的事故——孟非左手卷进了开动的机器滚筒里。在医院里,他在没有打麻药的情况下,中指和无名指的指甲被拔下来,痛不欲生。

虽然后来很多媒体对这一段进行了励志的演绎,但实际情况是:本来就不安心工作的孟非,受伤之后更惹领导厌烦,他的工伤导致工厂安全大整顿。在得知自己被扣了50元奖金后,孟非大闹车间,然后卷起铺盖扬长而去,又混在了社会上。有意思的是,很多年后,厂里的领导还会跟新来的工人说,“好好干,什么地方都可以出人才,孟非就是从我们这儿出去的!”

孟非妈妈看着儿子无所事事,让他进了电视台当临时工。刚去台里的时候,干的是临时工当中最低级的杂活儿,通常都是接电话,给摄像机电池充电,扛背包机、三脚架之类。外出干活儿的时候,孟非就一路拎着摄像机,老摄像要拍的时候,把机器递过去,人家拍完了,再接过来继续拎着。跑一个月腿,工资和在印刷厂差不多,也是三百来块钱。不过,因为父母都在这个单位,孟非也比较勤快,所以大家对他都还比较好,有活儿都喜欢叫上他,活儿多了,赚的钱也多一些。

其实,纯粹打杂的日子没有太长时间。这期间,孟非跟着老摄像拍片子,也慢慢地学,没多久就学会摄像了。电视台的活儿里,摄像是最容易上手的,就看有没有人给你机会。老摄像们大多对他都不错,每当他们拍的镜头差不多够了的时候就会把摄像机交给他,让他随便拍点儿。慢慢地,编辑在剪辑的时候发现孟非拍的镜头还能用,到了下一次,老摄像就又多给点儿机会拍。再后来,一些不那么重要的选题,编辑们干脆直接让孟非去了,这就意味着,他可以独立拍片子了。再后来,通过跟在编辑旁边看剪片,剪辑也学会了。最后,摄像、剪辑、写稿、配音,这一套活儿不到一年时间,孟非差不多都掌握了。这样,他就可以做一个独立的编导了。

电视台当临时工的几年,是孟非进步最快的一段时间。本来他父母都是知识分子,家学就不错,加上同事照顾,自己也年轻好学,很快成为一个成熟的编导,他还参与了《西域风情》《奔向亚特拉大》等大型项目的制作,拿了不少奖。

那时孟非所在的江苏台二套《都市传真》栏目,但凡有什么重大题材,主任几乎都点名让他去做。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闭幕当天,台里要推出一个三十分钟的回顾本届奥运会的新闻综述。三十分钟的片子差不多要写七千多字的稿子,孟非熬了一夜,一口气写了20多页纸。他写的那段气势磅礴的结尾,从伯罗奔尼撒半岛上的古希腊开始,综述本届奥运会的得失,最后讲到人类的光荣与梦想,结尾配上高亢华丽的主题歌《召唤英雄》,震惊了台里的所有人。几年内编辑部反复有人拿出这个片子作为学习的范本。

孟非在台里俨然是一位“高级临时工”了。那时电视台时常会发一些带鱼、卫生纸之类的福利,他们这些临时工要负责搬东西,但搬完后没他们的份儿。干了七八年,从摄像、记者、编导干到制片人,孟非终于转正了,用他的话说,“光荣地获得了分带鱼的资格”。

孟非当上主持人也有一点戏剧性。当时他已经干到了制片人的位置,管理一档体育节目。每周一,台里要开制片人例会,制片人要挨个儿汇报上周的工作情况,再报告下周的工作计划。孟非的那个节目是整个频道最无足轻重的,说话也没分量,所以每次开例会,别人在说正经事儿,只有他没有正经事儿,尽在那儿扯淡,但他扯淡的时候,往往都是会议气氛最好的时候。后来大家都发现了,只要孟非没参加的例会,效率就一定很高。而只要他在,效率一定很低,但气氛特别好。孟非能侃的本事在台里早就出名了额,不过有一次领导终于有点烦了,跟孟非说,你一开会就捣乱,制片人这个活你也别干了。

那时候台里正在筹备一档民生新闻类的节目,领导希望以全新理念去做一个打破传统的节目,既然是民生新闻,就不能用那种正襟危坐的时政新闻主播。找了一圈没找到合适的,有一天台领导就找到了孟非,跟他说,你去当主持人吧!孟非没敢直接答应,他很清楚主持人这个位置压力太大了。领导说,我不是在跟你商量,其他岗位都有人了,只有这个岗位还没人干。孟非那时制片人职务被停了,老婆刚生了女儿,家里正需要钱,于是就硬着头皮接下了主持人的活儿。

2002年,孟非主持的《南京零距离》正式开播,这是全国第一大档完全自采的民生新闻直播节目。那之前,全国观众看的新闻都是各种领导开会、元首会面、关怀群众的“时政新闻”,没有真正聚焦百姓生活的民生新闻。

这个节目一开播,迅速火爆,一个月后,在南京所有能收到的电视节目里,收视率排第一位。然后是全国各地电视台纷纷前来学习。孟非成了江苏最红的主持人,因为敢怒敢言的主持风格,孟非在南京市民的心中,几乎是正义的化身。

每天1小时的直播节目里有8分钟的读报,大约千字的稿件是孟非自己撰写的。他没少惹过祸,比如批评省委常委,被领导叫去谈话,他还曾经挨过黑砖。受伤的时候,就由另一位女主持代班。刚主持的前100天他没有休息过,后来的四五年间,改成每周休息一天。这个节目他主持了9年半,只请过一天的假。

2010年1月15日开始,孟非被调到江苏卫视主持《非诚勿扰》,从而红遍全国。